今晚六合彩开码结果:常河:一次扒车引发的网络暴力大联欢

2018-01-11

原标题:常河:一次扒车引发的网络暴力大联欢

1月9日下午,合肥火车站通过官方微博@铁路合肥站发布通报:1月5日,在合肥高铁站一列由合肥开往广州南的列车上,一名带着孩子的妇女罗某以等老公为名,用身体强行阻挡车门关闭,并让列车员通知检票员放行其老公。列车员和乘客多次劝解无果,最后造成列车晚点4分钟。目前铁路公安已介入调查处理此事。

这是来自官方的消息,而网络上铺天盖地的视频也证明了通报内容的确凿无误。

虽然只是导致高铁晚点几分钟,没有造成特别严重的后果,但这个女子的行为性质很恶劣,举止很奇葩,影响很疯狂。所以,很快酿成一波舆情巨潮,风头远远盖过“紫光阁地沟油”。

这个女子缺乏起码的规则意识,正如央视在评论这条新闻时所说,“高铁不是你的私家车”、“坐高铁,更要做好公民”。无论从哪个角度,都必须接受相应的惩罚。包括某些人呼吁的:把她列入高铁黑名单。

于是,有法律专家站出来说:据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二十三条规定,非法拦截或者强登、扒乘机动车、船舶、航空器以及其他交通工具,影响交通工具正常行驶的,处警告或者200元以下罚款;情节较重的,处5日以上10日以下拘留,可以并处500元以下罚款。

根据《铁路安全管理条例》,禁止非法拦截列车、阻断铁路运输,违反该项规定的,由公安机关责令改正,对单位处1万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,对个人处500元以上2000元以下的罚款。

错了就是错了,她必须为自己的冲动付出应有的代价,哪怕这个代价有些沉重。这是无可更改的事实。

现在的问题是:谁来处罚她?谁是执法的主体?几乎所有的人都知道答案:法律。此外,她还必须接受舆论的谴责。铁路公安正在调查中,相信最后的处罚结果会公之于众。

但是,这一次的舆论谴责,简直就是夹杂着各种方言、各种口号的大合唱,甚至,很快,舆论的谴责演变成令人猝不及防的网络暴力。

在必须接受法律处罚和舆论谴责之外,她又被踏上了一万只脚,其结果,经历过某个特殊历史时期的人都会知道——永世不得翻身。

非常同意陶妍妍的说法,“她不过是一个吃相难看的中年妇女,因为贪一点小市民的便宜,是触犯了法律,但也就是治安处罚条例。现在搞的比刑侦罪更严重。”

如果对这次的网络暴力进行归类,赫然发现,几乎网络上所有的暴力手段,都在这场狂欢中呈现无遗。

手段一:地域攻击

这是1月5日发生的“旧闻”,1月9日上午才被发到网上。在众口一词对涉事女子的指责中,“键盘侠”惯用的攻击伎俩首先显现,标志性的说法是,“这个女人丢了合肥人的脸”,包括很多合肥人也对此女大吐口水,仿佛她就是那个带来霉头的“祥林嫂”。随即便引发外地人对合肥人的攻击。这不奇怪,之所以叫“键盘侠”,地域攻击是他们最常使用的三板斧之一。事件发生在哪里,哪里就会充满口水。

问题在于,即便这个女子是合肥人,事情也发生在合肥南站,一个偶发的、具有个人性质的事件,到底怎么就丢了合肥人的脸?她有什么资格代表合肥?何至于因为一桩个案一竿子把合肥人全部打下船?

这样的暴力,属于标准的下三滥,不值得一驳。

手段二:职业标签

吐槽最多的言论,莫过于“这样的女人怎么配当教师?”“这样的教师能教出什么样的学生?”“现在的教师素质,实在不敢恭维”,等等。

且慢,她是个教师,甚至可以算得上教师队伍中坏了一锅粥的老鼠屎。但因为她一个人犯错,就连带教师这个职业遭受炮轰,这是什么逻辑?

有人说这位女教师的傲慢是学生和家长惯出来的,这就很有些黑色幽默的味道了——惯老师的是家长,对教师口诛笔伐的,仍然是家长。如果有原罪,这个罪恶的源头到底是谁?

要知道教师仅仅是一种职业,是人安身立命包括谋生的一种手段,职业对个人素质的确有着一定的要求,但不是所有的人都能够模范遵守职业道德和职业规范,否则,职业道德教育就不应该以持续教育的方式存在,就应该刀枪入库马放南山。

大学生马加爵连续刺杀了4名舍友,研究生林森浩向舍友黄洋投毒,是不是因此就把大学生这个群体贬得一钱不值,甚至把所有的大学全部关闭?

任何行业都良莠不齐,任何职业出类拔萃者都和职业败坏者共生,你捡起石头砸人的时候,首先应该反思的是,你是否有资格。

教师职业的特殊性,决定了要被设定更高的道德底线,这在情理之中。但因为一个人对道德底线的跌破,就对这个职业大加挞伐,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。

手段三:人肉搜索

这个女子扒车门的视频被疯传时,画面中她的女儿,一个无辜的幼童,赫然居于画面中间,没有任何马赛克遮挡。

几乎在视频疯转的同时,这个女子的身份、单位、身份证号码、照片、家庭住址也被扒了出来。百度词条也迅速把这个女子的所有信息公之于众。

这种毫无底线的人肉搜索,无异于全民追杀,令人心惊胆寒。

这个女子错了,违法了,但罪不至死。但接踵而至的人肉搜索其实等于把这一家人推下了死亡的悬崖。当这一家人的信息一览无遗地被披露时,这个女子要么辞职或调离,要么在单位做一个不与外人打交道的工种;这个孩子必然要面对同学和街坊邻居的指指点点,小小年纪背负如此重的负担,不该;女子的老公既要承受来自单位内外的压力,还要以一个男人的责任把自己的妻女抱在怀里,保护她们不受伤害。

法律已经明确规定人肉搜索和恶意披露个人信息是违法犯罪行为,当不该有的人肉搜索把这一家人推向冰窖的时候,搜索者本身也必须接受法律的惩罚。

法律容不下任何的恶,扒高铁车门涉嫌危害公共安全,是恶;人肉搜索涉嫌侵犯个人信息,也是恶。

手段四:扒黑历史

在很多微信群里,流传着这样两份截图,一份来自涉事女子的中学同学群,大意是“她从小时候就这样,霸道,强势,只考虑自己”;另一份来自她所在的小区业主群,指责这家人平常拦电习惯让大家等,没有一点歉意……

我相信在这个女子的同事群里,一定也有诸如此类的指责。

谁都可以发声,谁都可以把存在或不存在的黑锅使劲砸向这一家人,谁叫你成为毫无还手之力的众矢之的呢?

唯独这一家人,必须背负着越来越黑的历史向隅而泣。即使给她辩解的机会,她的声音也会被众声喧哗所淹没,何况,这些黑历史的持有者又是站在道德的高地上得意地张扬呢。

这就意味着,一次做贼,不但终生是贼,而且从小时候就是贼苗子,多亏吃瓜群众长了一双又一双火眼金睛。

电视剧《风筝》,对军统头目宫庶罪行进行认定的时候,首先肯定了他在抗日期间的战绩,然后才对他双手沾满人民鲜血的行为进行审判。不黑的历史不能洗清军统与人民为敌的黑历史,这也是《风筝》获得好评的原因之一。

同样的道理,现在自己黑了自己的罗姓女教师,是不是因此上溯,全部都是黑历史?

盲目黑别人,首先会黑了自己的手。

手段五:推波助澜

根据庐阳区教体局对事件处理结果的通报:他们是1月9日上午11:40从网上得知新闻的,“立即成立事件调查处置小组,由教体局主要负责人任组长,分管负责人任副组长,监察室主任及永红路小学校长为组员,分头向合肥火车站和当事人了解真实情况”。

下午14:30,庐阳区教体局召开局党委会,对此事件作出如下处理:一、责成当事人罗海丽立即停职检查;二、勒令永红路小学就教师队伍建设作出深刻检查,深入调查事件原因,依法依规依纪处置到位;三、区教体局举一反三,在全区教育系统中广泛开展学法守法及师德师风警示教育,严厉杜绝此类现象再度发生。

就舆情应对的速度来看,不可谓不及时;就处理的结果来看,不可谓不果断。

但仔细分析一下这样的处理结果,不难看出,其中颇有些值得商榷的地方。

根据规定,“停职检查是指由党的组织或纪检机关对犯有严重错误,已不适宜担任现任职务或对抗、阻挠、干扰、破坏对其问题的查处,妨碍案件检查工作开展的党员干部,按照一定的程序,临时停止其所担任的职务的一种组织措施。”从通报看,庐阳区教体局“分头向火车站和当事人了解真实情况”。这就意味着当事人已经配合调查。那么,她被停职只能是因为“已不适宜担任现任职务”。而她之前担任的职务是“教导处副主任”。

教导处副主任这个岗位,凭借的是教师的业务能力和管理能力。因为扒车事件,就认定她“不适宜担任现任职务”,等于直接否定了她在教学上的能力,是否显得过于草率和武断?

法律的归法律,行政的归行政,教学的归教学。

根据媒体对当时女教师的采访,他们一家三口是去广州“办急事”,而且当天去广州的高铁只有那一班。他们先是跑错了车站,返回检票口已经晚点,幸亏该班列车也晚点,这对他们来说,无异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,所以才会一路狂奔,才会有后来的那些过激乃至于偏执的反应。

有过跑错车站的和晚点的人都有类似的心理,那就是一旦看到一丝光亮,绝不放过。

当然,这种本能反应后来演化为阻拦高铁,当然是不能容忍的,还是那句话,不管你是谁,不论因为什么原因,都不能强行阻拦高铁正常运行,否则就要付出应该承担的代价。

姑且认为她被停职检查是咎由自取

处理的第二条,“勒令永红路小学就教师队伍建设作出深刻检查,深入调查事件原因,依法依规依纪处置到位。”因为某个教师在校外的私人过错,而且是激情之下的过错,就怪罪于所在学校的“队伍建设”,令其作出深刻检查,这样的连坐,不但官腔十足,而且无法使人信服。

处理意见第三条,“区教体局举一反三,在全区教育系统中广泛开展学法守法及师德师风警示教育,严厉杜绝此类现象再度发生。”如果说第二条是官腔,这一条就是十足的套路了。学法守法和师德师风警示教育,本来就是教育系统的常规工作,现在开展这种扩大到全区的运动式整肃,是否等于变相承认以前的此类教育流于形式、没有入脑入心?果真如此,教体局是否有管理不当的责任?

事情还在调查之中,行政程序不是不可以启动,但处理要有依据,而不是粗暴地一刀下去,把责任人不分青红皂白地与自己彻底割掉。

教师的职责是教书育人,教育管理部门的职责也有管理育人。

反之,操之过急的盲动,应对失措,也会对舆情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,对当事人、对当事人所在的单位,也是一种暴力。(常河)